<li id="ee5a1"><s id="ee5a1"></s></li>
<div id="ee5a1"></div>
  • <li id="ee5a1"></li>
  • <dl id="ee5a1"><ins id="ee5a1"></ins></dl>
    <dl id="ee5a1"></dl>
  • <dl id="ee5a1"><menu id="ee5a1"><small id="ee5a1"></small></menu></dl>

    第1章 我們該離開了

    現代言情字數:1946更新時間:2019-04-24

      慕染染從未想過,有一天她跟顧陌城會以這樣的方式見面,他生命垂危,她出手相救。

      他們分開的這幾年,她曾經不止一次的在心底祈禱他過得不好,甚至詛咒他死的心都有過,可是等到這一刻他真的這樣毫無生氣地躺在這里了,她卻忽然狠不下心來了。

      今天是給他治療的最后一天,過了今天,他就沒有生命危險了,那么她就可以安心回虛國了。

      走進臥室,將懷里的小兒放下,然后摘下自己的帽子和碩大的墨鏡,一張安靜淡然的小臉露了出來,眼角眉梢帶著些許的凌厲。

      細細看去,她的皮膚很好,毫無修飾,眉眼都很經得起挑剔,絲毫看不出來她已經是一個四歲孩子的母親了。

      將希藍小腦袋上的帽子和口罩拿下來,捏了捏她粉嘟嘟的小臉,她彎腰柔聲道,

      “希藍,你乖乖坐在這里,我一會兒給叔叔看完病咱們就可以離開了!”

      今天最后一天,所以她帶希藍一起來了,來見一見這個她應該叫做爸爸的男人,以后或許都不會有機會再見到了。

      她將兩人都包裹的這樣嚴實,是不希望被任何人認出來,從而引起不必要的麻煩,畢竟,她跟他在多年前就已經成為陌路人。

      “嗯,媽咪你趕緊忙去吧,我會乖乖的哦……”

      稚嫩的童音軟軟地說著,讓她的心底也跟著一陣柔軟。

      將希藍抱到墻角的沙發里,她轉身便去配藥了。結果等她配完藥回來的時候,卻發現小希藍已經不知道什么時候爬到了大床上,她止不住地低吼,

      “喂,里見希藍,你給我滾下來!”

      她這一吼,大床上的小人兒頓時委屈地撅起小嘴,黑葡萄般晶亮的大眼里滿是淚水,

      “媽咪,你不是天天告訴我要淑女嗎?那你為什么還用那么大的聲音跟我講話,我又不是聽不到!”

      慕染染頓時滿臉黑線頭痛不已,現在才這么點的人兒都已經學會拐彎抹角地對抗她了,這么精明的個性還真是完全遺傳了某人啊。

      她無奈地走過去低聲哄著她,

      “好好好,希藍公主,媽咪錯了,媽咪不該對你大聲講話,現在……你可以從床上下來了嗎?”

      “媽咪,床這么大我又不會壓到叔叔,我就乖乖地坐在這里看,不會打擾你的!”

      小希藍今天不知道怎么了,也上來倔脾氣了,死活不肯下來,慕染染只好作罷,任由她趴在那里一只手撐著小腦袋打量著趴在床上昏睡中的某人。

      熟練地揭開顧陌城身上的繃帶給他換著藥,他傷在脊椎,差一點就癱瘓了,所有的醫生都不敢接這個手術,即使龍門大少莊時離用槍指著他們的腦袋,依舊沒有人接,沒有人能承擔得起龍門顧二少癱瘓這個責任。

      因為傷在脊椎,所以他只能趴在床上,她看著他有些蒼白但卻棱角分明冷峻堅毅的側臉,心里涌上莫名的酸澀。

      是誰說過,人一輩子只有一次愛,其他的都只是戀罷了。她想,他就是她的那次愛,就是她的那場劫難。

      恍惚間就聽到小希藍清脆的童音在耳邊響起,拉回了她飄散了很遠的思緒,

      “媽咪,我覺得這個叔叔比錦爸爸好看呢!”

      “為什么?”

      她收起自己的思緒柔聲問,希藍是上天賜予她的寶貝,她沒有想過有一天冷情如她,也可以如此溫柔的說話。

      “因為……希藍覺得他的鼻子跟希藍很像……”

      小人伸出小指頭戳了戳床上某人英挺的鼻子,搖頭晃腦地說道。

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慕染染頓時滿臉黑線,

      “里見希藍,你這是在變相地夸你自己漂亮嗎?”

      小人兒頓時不悅地抗議著,大眼里再次盈滿淚珠,

      “難道我不漂亮嗎?媽咪,難道我不漂亮嗎?”

      “好好好!你漂亮,你美若天仙賽過西施。”

      她無奈地說著,轉身去拿紗布。

      心底卻涌上一絲難過,希藍的鼻子確實遺傳了他的,高高的鼻梁,如同一件被精心雕刻過的藝術品,在他臉上看起來是硬朗,在希藍的小臉上則給人俏皮的感覺。

      “呀!媽咪,叔叔怎么睜開眼了!”

      希藍忽然發出一聲小小的驚呼。

      “什么?”

      她大驚失色的轉過身,就對上一雙微微張開的眸子,手中的藥瓶砰然落地,她渾身顫抖著站在那里,說不出一句話。

      他不該在這個時候醒來的,他應該在她今天治療完這次之后才會蘇醒的,可是現在這是什么情況?

      “媽咪,媽咪,你怎么了?”

      小希藍頓時被她的樣子嚇到,她還從來沒有見過媽咪這么嚇人的樣子呢。

      顧陌城迷迷糊糊中,只聽到耳邊有一大一小兩個聲音在說話,一開始他覺得很吵,后來越聽越覺得那個聲音那么耳熟,像記憶中她的聲音,所以他拼命的想要戰勝壓在心頭的那抹眩暈,努力的睜開眼睛。

      恍恍惚惚間,他看到一道纖細的身影正站在那里,他看不清她的容貌,但那種熟悉的感覺卻讓他心頭激動,他大口大口喘息著拼命的想要睜開眼看清她。

      “染染——”

      他艱難地開口喚著,心底有個聲音一直在叫囂著說,是她是她!可是他卻怎么都看不清她。

      耳邊忽然響起一身清脆的童音,

      “叔叔,你在叫我媽咪嗎?可是我媽咪不叫染染,爸爸都叫她慕子哦……”

      希藍清脆的聲音喚醒了慕染染,她沖上前去一把將小希藍抱下來丟到地毯上,然后迅速抓過旁邊以防萬一用來麻醉的針,抓過他的胳膊就扎了下去。

      她驚恐地看著他的黑眸漸漸失去色彩,最后沉沉閉上,這才長長松了一口氣。胡亂地為他包好,她抱著希藍落荒而逃。

      深深刻在她腦海里的,是他不情愿閉上的黑眸里那一抹濃濃的痛楚……

    < 甘肃快三开奖
    <li id="ee5a1"><s id="ee5a1"></s></li>
    <div id="ee5a1"></div>
  • <li id="ee5a1"></li>
  • <dl id="ee5a1"><ins id="ee5a1"></ins></dl>
    <dl id="ee5a1"></dl>
  • <dl id="ee5a1"><menu id="ee5a1"><small id="ee5a1"></small></menu></dl>
    <li id="ee5a1"><s id="ee5a1"></s></li>
    <div id="ee5a1"></div>
  • <li id="ee5a1"></li>
  • <dl id="ee5a1"><ins id="ee5a1"></ins></dl>
    <dl id="ee5a1"></dl>
  • <dl id="ee5a1"><menu id="ee5a1"><small id="ee5a1"></small></menu></dl>
    幸运快艇官网开奖结果 分分赛车开奖 360老时时遗漏数据 快乐三分彩怎么下载 新时时彩二星稳赚技巧 中国队在线直播 单机捕鱼之海底捞 安徽时时规则 全天ig赛车计划 秒速时时彩规律口诀